这份暖

in 默认分类 with 0 comment

817ebee1gy1ftqtoi18p3j20hs0h1wfj.jpg **情深深,意浓浓,爱意漂泊在心中。有时回首过往,那些年,有些许琐事甚是不假思索。淡淡的,就已永驻心灵深处。
几年之前,我们仍住在村头那排排整齐划一的破胡同里,邻里间都相互包容,互相帮助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才构造了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。那时的我依旧是读小学,总是没有脑筋一般,今忘这明忘那的。恰巧阴雨连绵那天回去拿东西却没有带来钥匙,瞬间我的头好像炸开了花一样毫无思绪,正当我躁动不安之时,我的脑海中回想起了邻居的宋奶奶。首先任意平静了心态,找到了自己合适的位置去轻缓的敲门,过了好一会儿,我听到门因为破旧发出的咯吱声,只见一位身穿白色衬衫,一副哲学的眼睛下满是皱纹,平易近人似,那熟悉的面孔映入了眼帘,这可能是她的老伴儿吧......
我看到了他耳朵上戴着的助听器,尽管耳朵“年事已高”,但在他慈祥的笑容之下,我看到了一个朴实的农民家庭。“你还没吃饭呢吧,这么早就放学了”,他说,我点了点头,他好像读懂了我的来意。只见宋爷爷作出了礼让之势,邀我进来。透过阁楼的葡萄架下,几缕阳光洒在地面的鹅卵石上,交相呼应为一体,我轻步踏进院子,豁然开朗,敞开了视野。屋子里面正是一锅热气腾腾的小蒸包,这时我急匆匆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。他驮着弯曲的脊背把两个包子盛到碗中,我递了过来,那时候真的被此情融化了内心,甜美的肉馅盘旋在唇齿间,久久不能忘记这美妙的味道,一边吃一边瞭望见了窗台边带有岁月痕迹的相册,老旧的相框下,是爷爷和他的两个女儿。
我放下了碗,这时就要离开这里了,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回到这留有童趣的街坊,走到门口一刹那,身后的阳光下又浮现了那个孤独的影。我走到小路上时已经抑制不住心情,不知何时眼角渐渐湿润了,也许这就是情感的独白吧。
几年之后,我重回这条老胡同,那爷爷门前大锁挂在门前,后来听说是去城里住了。回忆起当年的暖心人事,顿时怡然自得。不经意间,岁月的蹉跎已让门牌锈蚀,邻里间的过往,仍久沁人心脾,难以冷却......**

Responses